當前位置:
首頁
> 數據開放 > 數據發布
區域發展突飛猛進 滄桑巨變共譜華章
發布日期:2019-09-16 16:54 來源:省統計局 字體:[ ]

新中國成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江蘇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區域協調發展,立足更高層次統籌區域發展,不斷推動區域發展向立足資源稟賦、協同共贏方向轉變,區域協調發展取得明顯成效,為提升全省整體實力提供了重要支撐。

一、壯麗70年:區域經濟騰飛展新篇

回顧新中國成立70年江蘇區域經濟發展的歷史軌跡,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為轉折點,可以分為1978年以前的曲折發展期和1978年之后的快速發展期。新中國成立之初,江蘇大地百業凋零、基礎薄弱。1952年,蘇南、蘇中、蘇北地區生產總值僅分別為18.6億元、10.8億元、11.6億元。1952年至1978年,江蘇三大區域經歷了“一五”計劃、“大躍進”等發展時期,蘇南、蘇中、蘇北地區經濟增長較為緩慢。改革開放后,江蘇實現了由計劃經濟體制向市場經濟體制的重大轉變,區域經濟活力被充分激發,經濟增長加快。1994年,江蘇省第九次黨代會提出了“區域共同發展”戰略,一方面加強對蘇北發展的指導支持,一方面繼續加快蘇南和沿江地區發展,江蘇區域經濟協調性逐步增強。黨的十八大以來,江蘇深入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積極推動高質量發展走在全國前列,江蘇區域經濟進入創新發展、特色發展、融合發展的快車道。

(一)由百業凋零到蓬勃發展,綜合經濟實力實現歷史跨越

經濟總量持續提升。改革開放前,三大區域在困難曲折中頑強向前發展,蘇南、蘇中、蘇北經濟增長較為均衡。1978年,蘇南地區生產總值為121.1億元,占全省比重為48%,比1952年提高2.7個百分點;蘇中地區生產總值為57.9億元,占全省比重為23%,下降3.3個百分點;蘇北地區生產總值為73.3億元,占全省比重為29%,提高0.7個百分點,蘇南、蘇中、蘇北地區生產總值占全省比重未發生明顯變化。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江蘇快速推進經濟體制改革和其他各項改革,深入貫徹以區域優先發展為主要目標的發展政策,區域經濟插上了騰飛的翅膀。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地區生產總值分別達53956.8億元、19000.8億元、21366.0億元。區域經濟總量躍升的同時,區域間發展差距逐步拉大,2004年蘇南地區生產總值占全省比重上升至歷史最高值62.5%。黨的十四大提出“因地制宜、合理分工、各展所長、優勢互補、共同發展”的原則,江蘇重點加快蘇北、蘇中開發開放。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區域融合發展取得新成效,發展差距逐步縮小。2013—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GDP年均分別增長7.9%、9.0%和8.3%,蘇中、蘇北追趕步伐加快。

財政收入快速增長。新中國成立之初,地方財政收入捉襟見肘。1952年,蘇南、蘇中、蘇北財政總收入分別為3.3億元、1.5億元、1.8億元。隨著經濟快速發展,三大區域財政實力隨之發展壯大。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財政總收入分別增加至9742.1億元、2148.4億元、2753.2億元;1999—2018年,年均分別增長18.3%、17.7%、18.0%。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占GDP的比重分別達10.1%、6.9%、7.5%,比2008年分別提高1個、0.2個和0.8個百分點。改革開放后,市場環境持續優化,市場主體活力增強,稅源進一步充沛,稅收收入規模不斷壯大。蘇南稅收收入由1999年的112.3億元增加至2018年的4763.16億元;蘇中由113.4億元增加至1061.89億元;蘇北由54.2億元增加至1285.97億元。財政收入保持穩定增長,充沛的財力為促進區域經濟發展和改善民生提供了有力保障。

人均國民收入穩步提高。改革開放前,人民生活水平較為貧困,蘇南、蘇中、蘇北人均GDP處于較低水平且增長緩慢。改革開放后,江蘇區域經濟發展加快,人均GDP快速增長。2012年,蘇南人均GDP為101370元,率先突破10萬元大關;蘇中人均GDP隨后于2017年突破10萬元大關,達106637元。2018年,蘇南、蘇中人均GDP分別為160747元、115360元,按當年匯率折合24292美元、17433美元,均達到世界銀行高收入國家(地區)標準;蘇北人均GDP為70369元,折合10634美元,處于中等偏上國家(地區)水平。

(二)由以農業為主到產業邁向中高端,產業發展更趨優化

三次產業快速增長。隨著農村改革持續深化、農業機械化水平提高以及農田水利設施完善,農業生產水平不斷提升。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第一產業增加值分別為907.1億元、951.2億元、2189.9億元。蘇北地區糧食年產量達2436.1萬噸,創造了全省64%的糧食產量,是全省乃至全國的“糧倉”。二次產業快速發展,實現了由小到大、從大到強的巨變。蘇南、蘇中、蘇北第二產業增加值分別從1952年的4.7億元、1.4億元、1.2億元增加至2018年的24358.8億元、9005.1億元、9243.5億元。新中國成立之初,服務業發展滯后、基礎薄弱。改革開放后,生產性服務業、生活性服務業蓬勃發展。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第三產業增加值分別為28690.9億元、9044.5億元、9932.6億元,均超過第二產業增加值,已成為經濟增長的主動力。

產業結構不斷趨優。新中國成立初期,三大區域產業結構失衡,農業占比最高,工業基礎薄弱,服務業發展緩慢。70年來,蘇南、蘇中、蘇北產業結構實現了從“一三二”到“二一三”、“二三一”,再到“三二一”的歷史轉變。1952年,蘇南、蘇中、蘇北第一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分別為47.1%、60.3%、75.9%,在三次產業中占比均為最高。隨著紡織、食品、化工、機械為主導的工業生產體系逐步健全,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工業生產規模迅速壯大。蘇南工業產業發展起步較早,改革開放前第二產業增加值占比已超過第一產業,1978年第二產業占比達63.3%,比第一產業高43.7個百分點;蘇中、蘇北第二產業增加值占比分別于1980年、1993年首次超過第一產業,成為經濟增長第一動力。改革開放后,市場經濟蓬勃發展,服務業隨之快速增長。2014年,蘇南第三產業增加值占比升至49.4%,率先超過第二產業,2018年上升至53.2%;蘇中第三產業增加值占比于2018年超過第二產業,達47.6%;蘇北第三產業增加值占比于2016年超過第二產業,達44.7%,逐年上升至2018年的46.5%。

產業層次調高調優。改革開放后,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江蘇加快調結構促轉型,積極構建自主可控的現代產業體系,產業邁向中高端,與新中國成立之初相比取得了質的飛躍。區域產業規模發展壯大的進程中,工業技術改造深入推進,新興動能加快成長。蘇州市先進制造業規模占比超過一半。2018年,蘇州市制造業新興產業產值達1.73萬億元,占規上工業比重達52.4%。無錫市新興產業效益較快增長。2018年,無錫市戰略性新興產業、高技術產業利潤分別增長28.8%、20.8%?,F代服務業發展壯大。南京市服務業領跑經濟增長,規上服務業營業收入連續4年保持兩位數增長,2018年現代服務業增加值達4973.7億元,增長11.7%,科技服務業、高技術服務業營業收入增長20.4%、21.4%,。

(三)由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高水平,改革開放不斷推向深入

對外貿易成就輝煌。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中國加入WTO以來,江蘇對外開放的廣度和深度不斷拓展,對外貿易迅速崛起。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進出口總額分別為5592.7億美元、653.1億美元、394.5億美元,與1999年相比累計增長29.7倍、9.1倍、32倍,為提升江蘇貿易大省的地位作出了重要貢獻。隨著我省產業經濟快速發展及國際化戰略深入實施,出口額較快增長。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出口額分別為3345.4億美元、435.3億美元、259.8億美元; 1999—2018年分別實現年均9.2%、6.4%、9.2%的高增長。出口結構趨于優化,隨著科技興貿戰略和品牌戰略深入實施,先后完成了從資源密集型制成品向勞動—技術密集型制成品為主的轉變,基本形成了以高新技術產品為先導,機電產品、輕紡產品為主的出口商品體系。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進口額分別達2247.3億美元、217.9億美元、134.7億美元。

外資經濟發展迅速。1979年中外合資企業法誕生后,江蘇三大區域借助沿江沿海的區位優勢,搶抓長江三角洲對外開放、中國加入WTO戰略機遇,外商投資企業經歷了從無到有、規模從小到大的發展歷程。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實際利用外資153.6億美元、53.1億美元和49.7億美元,比1999年累計增長3.4倍、2.9倍和7.2倍。投資來源地日益多元,三大區域吸收外商直接投資的國家和地區從1990年的17個增長至2018年的超過170個。外資投向地也由改革開放初的蘇南地區為主,逐漸向蘇中、蘇北地區擴展。2018年,外商在蘇南、蘇中、蘇北直接投資額占全省的比重分別為60.0%、20.6%和19.4%,比1999年分別下降3.8個、下降5.8個、提高9.6個百分點。外商投資結構明顯改善。外商投資從改革開放初的一般性加工業,逐步向服務業、裝備制造業和高新技術產業等資金、技術密集型行業拓展。

市場主體發展壯大。隨著改革開放持續深化,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深化改革各項舉措在江蘇大地落地生根,江蘇創新打造了“3350”等一批放管服改革創新成果,市場活力進一步增強,實體經濟、民營經濟快速發展。截止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一套表法人單位數分別為59837家、26030家、29105家。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新納入(含月度新增、年度新增及年度四下轉四上)一套表法人單位數分別為10076家、4020家、4787家,分別增長52.9%、4.7%、5.3%。

(四)由溫飽不足到決勝全面小康,人民生活水平大幅躍升

小康建設水平提升。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江蘇城鄉居民生活水平持續提高。1997年,淮北地區如期解決207萬貧困人口溫飽問題,標志著江蘇區域告別貧困縣。2000年底,江蘇居民總體小康評價16項衡量指標全部達標,各縣(市)評分均在90分以上,標志著全省以縣為單位總體上實現小康的目標。黨的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奮斗目標,省第十三次黨代會明確提出“聚力創新,聚焦富民,高水平建設全面小康社會”目標任務,江蘇從2017年起在全省開展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監測統計工作。2018年底,各設區市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程呈梯度特征。蘇南5個市綜合實現程度均超過96%,蘇中3個市綜合實現程度均在94%以上,蘇北5個市綜合實現程度在88%—93%之間。

居民收入快速增長。新中國成立以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經濟快速發展帶動城鄉居民收入水平不斷提升。2018年,蘇南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51065元,增長8.6%;蘇中為35573元,增長8.9%;蘇北為26997元,增長9.2%。蘇南、蘇中居民收入分別比全國平均水平高22837元、7345元;蘇北略低于全國平均水平,但增速高于全國0.5個百分點。消費結構升級特征明顯。隨著收入水平不斷提升,汽車逐漸走進尋常百姓家。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私人汽車擁有量分別增加至865.6萬輛、286.8萬輛和385.3萬輛;2008—2018年,年均分別增長18.4%、22.4%、22.7%?;ヂ摼W與群眾生產生活聯系日益緊密,連接千家萬戶。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互聯網寬帶用戶數增長至1743.4萬戶、639.3萬戶、969.2萬戶。三大區域居民收入差距逐步縮小。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由2014年的1.958:1.321:1縮小至1.892:1.317:1。城鄉居民收入差距不斷算小。2014—2018年,蘇南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之比由2.040下降至2.017;蘇中由2.066下降至2.032;蘇北由1.908下降至1.869。

就業規模不斷擴大。新中國成立之初,城鎮勞動力多數處于失業狀態,隨著經濟快速發展,就業規模同步壯大。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就業人員分別達2020.1萬人、997.6萬人、1733.2萬人。2008—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年末城鎮登記失業人員年均下降1.4%、1.1%、2.1%。隨著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第三產業成為吸納就業的主渠道。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第三產業就業人員分別為900.6萬人、374.9萬人、677.1萬人,占就業總人數比重分別為44.6%、37.6%、39.1%,比2008年分別提升7.3個、2.5個和5.3個百分點。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蓬勃發展,新興就業崗位不斷涌現,民營經濟和中小微企業吸納就業能力增強。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私營企業從業人員分別為1474.4萬人、250.8萬人、542.6萬人;蘇南、蘇中、蘇北個體企業從業人員分別為503.3萬人、128.2萬人、339.1萬人,與2008年相比年均增長12.6%、5.1%、11.7%。

二、特色鮮明:三大區域競相發展顯成效

江蘇蘇南、蘇中、蘇北三大區域資源稟賦各異、發展特色鮮明,同時又緊密聯系、協調發展。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蘇南提升、蘇中崛起、蘇北振興的成效不斷顯現,區域發展的不平衡狀況得到改善。

(一)蘇南:引領三大區域經濟發展,彰顯“率先示范”效應

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蘇南地區一直扮演著“領跑者”的角色,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穩居全省乃至全國前列。2018年,蘇南以0.3%的國土面積創造了全國6%的經濟總量和7.7%的規模以上工業利潤,人均地區生產總值是全國平均水平的2.5倍。2007年,蘇南基本實現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目標的“第一個率先”,并率先開啟以基本實現現代化為目標的“第二個率先”的新征程,在示范率先之路上繼續闊步領航。

1.鄉鎮企業迅速崛起,“蘇南模式”聞名全國 。蘇南是中國鄉鎮企業的重要發源地。蘇南鄉鎮借助農業生產條件優越、集體經濟實力雄厚的良好基礎,早在1958年人民公社時期,就響應國家的工業化號召,率先辦起了社隊企業。1984年中央批準“社隊企業”更名為“鄉鎮企業”,由此將聯戶及個體經濟等多種經營形式納入其中,仍保持集體經濟的主導地位。蘇南鄉鎮企業利用雙軌制中的市場調節機制,一方面采取與內地進行物資協作的方式解決社隊工業原材料不足的問題,另一方面將上海和本區域大中城市的技術和人才吸收到鄉鎮企業。鄉鎮企業異軍突起,在短缺經濟的背景下打開全國市場,創造了領先全國、聞名全國的“蘇南模式”。1992年,鄧小平同志視察南方發表重要談話后,蘇南鄉鎮企業走上了以抓外向型經濟、抓第三產業和提高運行質量與經濟效益為重點的持續健康快速發展的軌道,迎來了鄉鎮企業發展歷史上的第二次飛躍。鄉鎮企業的快速發展和農村工業化的不斷推進,不僅成功地實現了農民的非農化轉移,并且通過“以工建農”、“以工建鎮”的模式,帶動了大批小城鎮迅速崛起。2018年,蘇南地區城鎮化率達到76.8%,比蘇中、蘇北分別高10個和13.6個百分點。成百上千個農副工綜合發展的先進典型在蘇南大地上不斷崛起,被譽為“天下第一村”的華西村就是其中典型代表。

2.“新蘇南模式”驅動經濟轉型升級,發展質效同步提升。1997年起,蘇南鄉鎮企業開始進行大規模改制。到1999年底,蘇州、無錫、常州三市實現改制的鄉鎮企業已占總數的95%以上。2000年開始,蘇南鄉鎮企業基本完成民營化改制,建立起現代企業制度,逐步形成了“新蘇南模式”。全社會勞動生產率持續上升,從2001年的48018元/人增加至2018年的267523元/人。第三產業占比逐年提高,從2014年起趕超第二產業,占據經濟總量“半壁江山”。蘇南抓住中國加入WTO的新機遇,在江蘇從“經濟外向化”向“經濟國際化”的進程中始終處于“排頭兵”位置。蘇南及時抓住浦東開發開放的重大發展機遇,主動與浦東開發開放對接,先后建立了大批開發園區,并迅速將開發園區建成了外資高地和產業高地。2018年,蘇南進出口總額、出口額分別占全省的84.2%和82.8%;實際外商直接投資占全省的60%。

3.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建設保持領先,“現代化示范區”建設穩步推進。蘇南全面小康社會建設各項指標于2007年率先全部達標。2007年,蘇南人均GDP達到54952元(按常住人口計算),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農民人均純收入達20077元和9293元;R&D經費支出占GDP比重達1.92%,高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達100%,衛生服務體系健全率達99%,城鎮基本養老保險、失業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覆蓋面為98.1%、98.3%和97.7%;城市綠化覆蓋率達44.2%,環境質量綜合指數達82.1分。2018年,蘇南在江蘇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程監測中繼續保持領先,蘇南5市實現程度均超過96%,領先于蘇中、蘇北。2012年,黨的十八大勝利召開,“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賦予江蘇率先建設現代化的新機遇。2013年4月,經國務院批準,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正式印發《蘇南現代化建設示范區規劃》。蘇南現代化示范區是我國第一個現代化示范區。截止2015年,根據“蘇南地區現代化建設指標體系(試行)”對蘇南現代化示范區建設主要進展進行測算,蘇南地區基本現代化實現程度已達90.15%。

(二)蘇中:崛起步伐加快,江海聯動、融合發展成效顯現

蘇中濱江臨海、承南啟北,地跨沿江、沿海兩大經濟帶,聯通蘇南、蘇北兩大區域,具有接受上海、蘇南輻射,并向蘇北梯度傳遞的重要功能,區位優勢十分明顯。改革開放以來,蘇中地區深入推進陸海統籌、跨江融合、江海聯動發展,加快融入蘇南、融入長三角區域一體化國家戰略,蘇中全面崛起凱歌高昂。

1.經濟發展水平躍升,為蘇中崛起奠定堅實基礎。新中國成立之初,傳統的計劃經濟體制一定程度上抑制、掩蓋了三大區域發展差距。改革開放后,蘇中經濟發展雖落后于蘇南,但普遍超過蘇北,在三大區域中具有“居中”特征?!傲濉敝痢鞍宋濉逼陂g,蘇中GDP年均增長12.3%,低于蘇南2.1個百分點,超過蘇北1.4個百分點。進入“九五”時期,蘇中一些主要經濟指標增速低于全省和蘇南、蘇北。2000年以來,蘇中抓住沿江、沿海開發開放戰略機遇,經濟增長逐步加快。2004年,蘇中GDP增長15.1%,比全省高0.3個百分點,蘇中崛起初現端倪。此后,蘇中GDP增速一直高于全省平均水平,2013年比全省平均水平高2.2個百分點,差值最大。2018年,蘇中地區生產總值增長6.9%,增速快于全省0.2個百分點、與蘇南持平;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快于蘇南、蘇北0.3個、6.9個百分點;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快于蘇南、蘇北5.7個、4.2個百分點。

2.融合發展、特色發展加快,為蘇中崛起增添動力。蘇中抓住長三角發展一體化、江蘇沿海開發和蘇南現代化建設示范區等國家戰略疊加機遇,推進跨江融合發展、江海聯動發展,加快在發展上融入蘇南、融入長三角核心區。2013年6月,省委、省政府出臺《關于推進蘇中融合發展特色發展提高整體發展水平的意見》,根據蘇中三市南通、揚州、泰州的區位條件、發展特點、比較優勢和戰略選擇,進一步明確了三市的特色定位,為蘇中三市特色發展指明了方向和路徑。南通打造上海的“北大門”,從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和都市農業入手,積極融入上海大都市圈。南通已實現“456”模式,即近40%的農副產品供給上海,50%的企業與上海合作,60%的貨物通過上??诎?。揚州圍繞“建設江淮生態大走廊、推進寧鎮揚一體化”兩大戰略,聚焦做大做強汽車、智能制造、旅游、軟件和互聯網等基本產業,積極打造沿江城市群建設先行區。泰州積極融入“蘇錫?!苯洕?,以生物醫藥與高性能醫療器械、高技術船舶與海工裝備、節能與新能源三大戰略性產業為引導,建設長三角先進制造業基地。泰州中國醫藥城已發展成為國家新型工業化示范基地。

3.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日益完善,為蘇中崛起提供有力支撐。蘇中橋梁、鐵路、港口、機場等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步伐加快,聯接南北、橫貫東西的立體式大交通格局日趨完善。便捷的交通加快了物資、信息、技術的流動性,為融入上海、蘇南發展創造了更加有利條件。在國家和江蘇省的大力支持下,蘇中三市快速推進過江通道建設。江陰長江公路大橋、潤揚大橋、蘇通大橋先后建成通車,蘇中三市與蘇南五市的過江通道全面貫通,均融入上海2小時交通圈。隨后,崇啟大橋、泰州長江大橋也分別于2011年和2012年建成通車。滬通長江大橋預計將于2020年建成通車,通車后上海到南通時間將縮短至1個小時。蘇中鐵路路網持續完善,連淮揚鎮鐵路、鹽通高鐵、寧揚高城際鐵路、鹽通蘇嘉城際鐵路等一系列重大鐵路項目相繼開工建設,并將于2020年前后投入使用。沿海洋口、啟東、呂四港口岸對外開放,南通港、揚州港改建、擴建后吞吐能力大大提高。揚州泰州國際機場、南通興東國際機場等機場構筑了蘇中與外界的空中通道。

(三)蘇北:后發快進態勢顯現,推動綠色發展新實踐

蘇北地處長江下游,處于南下北上、東出西進重要位置,素有“魚米之鄉”之稱。蘇北是沿海經濟帶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全省增量空間和增長潛力最大的區域。改革開放以來,省委、省政府大力支持蘇北發展振興,蘇北地區積極踐行新發展理念,充分發揮后發優勢,深度挖掘和利用自身資源稟賦,擺脫傳統路徑依賴,積極探索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新路徑,經濟社會發展步入快車道、跨上新臺階。

1.經濟綜合實力顯著增強,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笆晃濉币詠?,蘇北地區經濟發展全面加快,綜合實力明顯增強,對全省經濟增長的貢獻份額不斷提高。2018年,蘇北實現地區生產總值21365.98億元,占全省的比重由2006年的19.6%上升到22.7%;人均GDP由2006年的13699元增加至70369元,從2011年起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2016年,在全國283個設區市GDP排名中,蘇北五市全部進入百強行列;有7個縣(市)進入全國縣域經濟與縣域基本競爭力百強縣(市)。高水平全面小康社會建設穩步推進, 2015年底,蘇北農村低收入人口整體實現4000元脫貧目標。2018年,蘇北城鎮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33607元,同比增長8.4%;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17982元,同比增長9.0%,增速均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2.政策支持效果顯現,工業經濟發展加快。新中國成立以來,傳統農業一直占據蘇北國民經濟的主導地位,上世紀90年代初,蘇北三次產業占比仍是“一二三”,工業化、城市化發展滯后,工業經濟總量較小、增速較慢,導致蘇北經濟社會發展不快、總體競爭能力不強?!鞍宋濉睍r期開始,蘇北興建擴建了一批工礦企業,工業體系逐步形成,工業經濟總量不斷擴大。1993年,三次產業中第二產業份額升至首位;2003年全部工業增加值超1000億元大關,標志著蘇北工業經濟接續跨上新臺階。蘇北新型工業化進程逐步加快,服務業比重不斷提高,新能源、新材料、新醫藥、電子商務等新經濟、新產業、新業態發展勢頭良好。2018年,蘇北三次產業結構、就業結構分別為10.2:43.3:46.5和26.2 :34.7:39.1,第三產業已成為重要穩定增長點。江蘇省委、省政府相繼出臺“五方掛鉤”“四項轉移”“共建園區”“一市一策”等一系列推動蘇北發展的政策措施,不斷為蘇北發展注入新的動力。2019年7月,南京、淮安兩市以南京江北新區和淮安盱眙縣為主體,共同建立寧淮特別合作區,探索區域協同發展新模式,這也是全省首個特別合作區。共建園區成為省內區域合作的關鍵紐帶、南北產業轉移的重要平臺、蘇北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動能,推動蘇北地區實現了從“輸血”到“造血”,再到全面發展的歷史性轉變。

3.堅持生態優先理念,綠色發展取得新成效。蘇北境內河道縱橫,平原、灘涂、濕地、低山丘陵等形態多樣的地貌交錯分布,生態資源稟賦優勢明顯。長期以來,蘇北一直走傳統工業化追趕發展路徑,工業化、城鎮化快速發展的同時也暴露出很多問題。省第十三次黨代會明確提出蘇北地區要充分發揮后發優勢,既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也不能簡單復制蘇南工業發展經驗,要積極探索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新路子。蘇北各市創新思路,擺脫傳統路徑依賴,把生態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和富民優勢。宿遷市大力發展生態工業、生態農業、生態旅游、生態服務業等生態經濟,沭陽已成為全國最大綠化苗木基地。鹽城市重點培育大氣污染治理、水處理、固廢綜合利用和新型環保材料四大產業,促進環保產業規?;?、高端化發展,環保產業已形成1000億級規模。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江蘇區域發展取得了令人振奮的矚目成就,共同繪就了全省經濟滄桑巨變的歷史畫卷。展望新時代,我們堅信,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引下,在省委省政府堅強領導下,江蘇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將繼續走在全國前列!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325经典版游戏棋牌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双 云天华成配资 正规投资理财平台推荐 金勺子配资 一定牛福建快3开奖记录 北京pk拾6码技巧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 贵州11选五遗漏表 幸运农场专家预测号码